大皇帝游戏

二游泡沫破灭的今天,为何星铁能够屹立于手游之巅?

《崩坏:星穹铁道》(下文简称为《星铁》)今年赢麻了。

在今天落幕的TGA上,《星铁》拿下了对它来说最具意义,同时也最具有份量的奖项??年度最佳手游。

加上之前获得的2023 App Store与Google Play年度游戏奖,《星铁》实现了世界范围内手游奖项的“大满贯”。

对《星铁》来说,这无疑是对其游戏质量的莫大肯定,因为和其他在年度最佳手游这一奖项上同台竞技的选手不同,《星铁》不仅是唯一的国产游戏,同时也是唯一的“二游”。

这是件不太容易的事情,因为今年的二游们,过得都不是很好。

在米哈游大获成功后,“二次元”品类似乎成为了某种可以复制的财富密码,于是大厂全国拉人,无数游戏纷纷上马,接着便有了今年这几十个竞品挤在一起的“二游大年”……

从玩家的视角来看,游戏的疯狂内卷让面前的高质量选择更多,怎么看都应该是件好事儿,但在厂商这边,情况恐怕就要反过来了。市场逐渐饱和的情况下,现在下场做二游,就像是在玩一把人数拉满,上来就是决赛圈的“吃鸡”,可探索的空间越来越窄,抢不到蛋糕的二游只有一条路,关服。于是,二游这个曾经的“财富密码”俨然变成了只进不出的“版本陷阱”。

但就像玩“吃鸡”最后一定会有一个胜者一样,在今年的“二游大战”中,米哈游的《星铁》却成为了为数不多表现优越的“异类”。

这不仅体现在两个月内获得五亿收入、在多个国家地区的榜单反复登顶、长期位于手游收入第一梯队等商业上的成绩,同样也体现在玩家与业界的肯定上。疯狂玩梗与解构互联网的1.5版本“迷离幻夜谈”收获了玩家们的共鸣与好评,而前段时间的App Store与Google Play年度游戏奖,更是在证明《星铁》也在不断收获来自业界的肯定。

当然,最具有含金量的还得当属今天新鲜出炉的TGA最佳手游奖。作为在游戏界最著名同时也是最受关注的奖项评选,不管是入围TGA提名,还是现在的斩获手游桂冠,《星铁》能够作为唯一的国产游戏跻身其中,本身就已经足够有含金量。更何况,加上前面的荣誉,这是国产手游首次在世界范围内实现了手机游戏奖项的“大满贯”。

可以说,从之前同样获奖的《原神》,到如今《星铁》,米哈游已经成为了TGA这个游戏知名盛典的常客,这不仅仅是对游戏本身的盛赞,更可以说是“米哈游模式”的又一次胜利。

来自游戏界“奥斯卡”的肯定

站在玩家的角度来说,选一款所谓的“年度最佳”并不困难??好玩就行。但作为集聚了玩家与行业双重关注的TGA,在评价游戏时,肯定是不能局限于单一角度的。

用更严谨一些的话来说,玩家认知中的好玩与否,只是TGA评选的其中一环,它所考察的,更多是游戏的整体素质。这既涉及到游戏体验、美术表现等摆在台面上的东西,同时也关系到实现这些内容牵涉的每一个环节。立项、开发、运营上的表现也会一并被评委们纳入到考量的范围,对TGA而言,项目所展现出的创意性设计、技术与设计理念上的进步是与游戏成品质量有着相同份量的。

从这个角度来看,我们就能理解为什么每年的TGA的评选似乎总是会引发讨论甚至是争议:玩家群体看重自己的体验,而TGA则还要去考量厂商或者工作室在开发背后的努力和影响。

比方说让玩家在剧情上口诛笔伐的《最后生还者2》,就靠着在艺术指导、游戏玩法等其他部分的过硬质量,拿到了当年的TGA年度游戏奖;而在前年拿到年度最佳的《双人成行》尽管同样被人批评过“不够3A”,但它确实在玩法层面为大家提供了许多意想不到的新奇思路;至于2016年的最佳游戏《守望先锋》,它在缔造了“2016年的夏天”这种传世经典的同时,却也给人留下过外挂横行的糟糕印象。

就连今天在TGA奖杯进货的《博德之门3》,各种性能问题也存在了数个版本。每个年度游戏似乎都是这样,它们总是会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,显得不那么完美,但实际上,这并不会影响评委们为它们戴上年度游戏的桂冠。说到底,TGA是一个中心化的综合性评选,在决定奖项的归属时,评委们需要去审视提名作品的每一个部分,并对游戏的质量、持续运营能力等诸多方面做出综合性的评价,而《星铁》的最佳手游奖,也同样遵循这个逻辑。

今年手游千千万,凭什么《星铁》是最佳?

说完TGA评奖的逻辑后,我们就可以从这一点出发,开始了解《星铁》拿到今年最佳手游奖的内在原因。

首先,便是米哈游最引以为傲的“工业化”能力。

从正式上线至今,《星铁》就一直保持着稳定的更新步伐,相对固定的版本更新间隔、每个版本稳定推出的各种内容都在彰显着《星铁》在内容产出上的高效。

当然,除了每个版本按时提供足够消耗的游戏内容外,各部分的高质量制作也同样是《星铁》在内容领域的核心竞争力。为角色精心设计与打造专门的表情和动作、在服饰与对话语音中加入各种能反复挖掘的细节;在每个版本更新前,为新玩法与角色制作专属的剧情、任务与PV视频,或者是在引入新设定或者新地区时搭配上高质量、全方位的介绍,都经过专业团队的精心打磨。

无论是核心的角色塑造,还是引入全新的玩法,你都能看到《星铁》所为之投入了大量资源,而这些内容的背后,则代表着《星铁》整条工业管线的高效运作。由此,玩家可以稳定的见到《星铁》在每次版本更新时都一定会迎来的热度爆发??在成熟工业管线的加持下,“高产”人气角色并不是件遥不可及的事情。

其次,作为一款需要长线运营的游戏,《星铁》在如何保持玩家社群的活跃与热度上也同样是颇有心得。

或许你曾经听说过,自打开服起,《星铁》就游戏里加入各种诞生自中国互联网的段子或者是“梗”。可以毫不夸张的说,《星铁》开服时的热度飙升,绝对有“逆天”文案的一份功劳。

随后的版本中,游戏也一直在这方面保持着持续的输出。1.4版本中引入的重要势力“星际和平公司”,米哈游就将其和当下盛行的“大公司病”进行了结合:对战的BOSS名为“组长”,它召唤员工的技能名为“团建”,而他们增强输出的手段,则是简单粗暴的“提升业绩”……

不过,会玩梗并不意味着只玩梗,在引入这些玩家们喜闻乐见的内容时,《星铁》同样也有着自己的解读。在最新的1.5版本“迷离幻夜谈”里,游戏不仅将赛博龙脉、“梗小鬼”,抽卡手游等与自己息息相关的梗给做进了任务中,同时还对其进行了解构与重塑。通过对这些梗的重新组合,其原本诞生时的攻击性被抛弃,而其中映射现实的荒诞部分则得到了保留。

可以说,想要拥有这样的能力,只会复制粘贴“梗”是远远不够的,在接地气的同时,《星铁》也在通过一个个热梗,来不断证明着自己对互联网的独到洞察力,以及对当下网络热词的深刻理解。这不仅是游戏能获得玩家认可与共鸣的关键,更彰显了游戏在持续运营层面的轻车熟路与独到理解??从玩家中来,到玩家中去。

但是,只这么做是远远不够的,因为海外的玩家不可能全盘读懂游戏里所埋藏的各种中文互联网梗,也不太可能了解《星铁》文案中那些谐音、互文、化用等独属于汉语体系的文化魅力。但《星铁》作为一款国际化游戏,同样也照顾了到海外的玩家,这也是它登上并赢得TGA的重要原因。在这其中,除了优秀本地化带来的理解与共情之外,强大美术资产和艺术设计带来的底层共鸣同样关键。

毕竟不同文化间可能有隔阂,但人类对美好事物的主观趋近是共通的。

《星铁》开服时的“垃圾桶”梗并不是中国社区的“专利”

在这个方面,1.3版本的EP《水龙吟》就是个经典的例子。这个围绕着当时人气角色“丹恒?饮月”的视频,通过将白话与史诗歌谣的风格进行结合,不仅展现了“丹恒?饮月”作为“龙尊”转世的变化与觉醒过程,同时,其融合了东方龙意象,以及在编曲上的磅礴气势也能让人亲身感受到其最后面对重担,开山辟海的磅礴气势。

尽管对海外玩家来说,“丹恒?饮月”因为其自带的东方龙、莲花等极具中国文化特色的元素而显得有些陌生,但音乐是没有国界的。《水龙吟》不仅成为了当时最受国内《星铁》玩家欢迎的视频,同时它也在海外社区引发了相当程度的反响,有不少海外玩家在欣赏过《水龙吟》后,便产生了对这个角色乃至是其背后所蕴藏的中国文化的好奇。

这种能引发海内外玩家的理解与共鸣,甚至是做到文化输出的功力,不仅是《星铁》综合实力的冰山一角,同时也是其能获得TGA关注的原因。

总之,《星铁》之所以能拿奖,不仅仅是因为它取得了耀眼的商业成绩,收获玩家群体的广泛认同,米哈游在游戏内外的努力也同样是核心要素。而《星铁》在今年手游奖项上的“大满贯”,不但是游戏本身的胜利,更可以说是米哈游“工业化+持续运营+文化输出”模式的又一次胜利。

结语

除了获奖外,《星铁》也在今年的TGA上带来了一段新视频,片中出现的黑天鹅以及另一个首曝角色“黄泉”都引发了社区里的热烈讨论与猜测。

就和之前在今年科隆游戏展首曝当时的新角色“托帕”一样,《星铁》选择在这种国际大展上公布新内容,不仅代表着其对游戏品质的自信,这更是在证明《星铁》已经能获得来自全球市场的认可,而这对于国产游戏来说,显得是如此珍贵。

我们有理由相信,在未来,国产游戏将会在TGA的奖项上留下更多,属于中国的身影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